《2022年H1虚拟偶像综合效益评估报告》

发布时间:2022-10-12作者:DataStory

下载完整版报告


真人偶像塌房越多,虚拟偶像崛起越快。的确,不易塌房的虚拟偶像正在把小而美的路线走成康庄大道,许多虚拟外表下被赋予了有趣的内核,如切入“国风”领域的柳夜熙、翎LING、天妤等虚拟偶像,让传统文化找到了更贴近当代潮流的表现方式。虚拟偶像们虽然不如真人偶像一样容易圈粉,但应用场景远远超出了真人偶像的范畴,让品牌方的付费热情持续升温。

◎虚拟偶像天妤


尽管虚拟偶像的变现场景逐步多元化,但高昂的制作费用、运营投入等成本问题仍是挑战多多,认真营业的虚拟偶像们,效益能否衡量?如何衡量?


为此,数说故事与中山大学品牌战略研究中心联合成立了“AI虚拟偶像研究室”,对微博、抖音和小红书平台上半年互动量TOP20的虚拟偶像进行聚类分析,基于数说故事海量的互联网数据,利用文本、图像及视频分析技术,对每一条发帖内容进行提取分析,将虚拟偶像的运营投入变成可量化的指标,整合形成了一套综合效益评估模型。通过这个模型,我们就可以直观看到每一项指标的投入和产出情况,进一步分析虚拟偶像的运营效率和发展潜力,辅助营销决策。


研究说明

时间窗口:2022年1月1日-2022年6月30日

样本情况:时间窗口内互动量前20名的虚拟偶像所发出的帖子,其中微博1095条,抖音475条,小红书725条

互动量定义:主贴的转发、点赞、评论、收藏量

数据来源:数说聚合平台

主要研究方法:采用数据包络分析(Data Envelopment Analysis),应用数学规划模型计算虚拟偶像之间的相对效率


偶像综合效益评估模型


模型输入

虚拟偶像的投入:包括演员、场景、传播载体(文本、图片、视频)等

虚拟偶像的产出:话题性(观看、转发、评论)、喜爱度(点赞、收藏)


模型输出

效益分析:根据投入与产出计算综合效益,并对虚拟偶像进行排名与分级,S级偶像(综合效益=1)、L级偶像(0.5≤综合效益<1)、M级偶像(综合效益<0.5)

注:系数=1,代表处于最优状态,系数越小则效益越低


基于上述模型,我们完成了微博、抖音和小红书平台上半年互动量TOP20的虚拟偶像评估,以下是各个平台的研究结果:


  +

+

微博篇


◎点击展开查看


2022年上半年,虚拟偶像在微博平台上不断进化。互动量前20位中,除了洛天依、翎LING等已成名的偶像,还涌现出AI度晓晓、天妤等一批超新星。


但互动量的高低与综合效益水平并非正相关关系,互动量较低的虚拟偶像仍然可以具有很高的综合效益,如“翎LING”和“哈酱99”,互动量排名处于中等偏下水平,但综合效益处于S级水平。同时,我们也看到了以希加加、度晓晓为代表的百度虚拟人,效益均处于S级水平,她们是百度AI技术落地的承载体,正在成为百度形象的新生代言人,可见当技术成熟之后,规模化生产的虚拟偶像的运营投入相对更少,效益更可观。

◎百度AI数字人希加加


  +

+

抖音篇


◎点击展开查看


作为短视频平台,抖音非常适合极具表现力和娱乐性的虚拟偶像成长,既有“伊拾七、猪小屁之家”等从动漫中走出的虚拟偶像,也有扎根于二次元文化的“A-Soul脑洞波”偶像组合,而位列互动榜前两名的分别是美妆博主柳夜熙与国风仙女天妤,综合效益均处于S级水平。由此不难看出,持续性的内容创新、电影级的制作水准能够带来正向的市场反响,综合效益较高,对于这类极具成为“超级IP”潜力的虚拟偶像,品牌方投放时需要充分贴合人物设定,保持创作水准,讲好故事。


而定位为“虚拟偶像男团”的外来人士WL.S,由人设迥异的3位成员组成,2022上半年,在抖音上共发布了93条帖子,主要通过玩梗、展示校园生活这类内容展开,总互动量居第7位,综合效益处于M级。商业活动方面,6月以品牌密友身份参加了smart汽车举行的“都市密友惊喜派对”,当天发布的2条视频共收获了616个点赞量,热度平平。

◎虚拟偶像男团外来人士WL.S


总体来看, 外来人士WL.S的内容分散,缺乏吸引力和特色,效益偏低。以1月份发布的视频内容为例,我们尝试测算了内容的投入冗余值和产出缺口值,为其综合效益的提升提出了切实可行的优化方案。从降低投入冗余的角度,运营方可以从演员、场景、传播载体等三个方面来精炼内容,提高综合效益;从弥补产出缺口的角度,则可以通过激励措施吸引更多粉丝进行互动,增强曝光度。

  +

+

小红书篇


◎点击展开查看


2022年上半年,小红书大量涌现虚拟偶像,尤其是高颜值的超写实形象类IP,维持了平台一贯的潮流艺术属性。但拥有“国民种草机”之称的小红书,在时尚领域实在是太太太卷了,除了女明星入驻、还有数不清的KOL、KOC网红博主,虚拟偶像在平台里不算乍眼,虽然去年平台曾发起“潮流数字时代”企划,力推站内虚拟人博主,为品牌发声造势,但截至目前尚未培养起百万级虚拟偶像,更多是粉丝量不超五位数的腰尾部新星。从综合效益看,当前小红书的S级虚拟偶像,基本是在全网拥有一定知名度的成熟IP,整体未激起大的浪花。

◎虚拟偶像翎与Reddi


结合数说聚合平台的数据,2022年以来,在小红书上提及“虚拟偶像、虚拟人”的笔记共23,840篇,总互动量达276万次,但相较微博、抖音两个阵地的声量与互动量,仍有不小差距,想要打造具备小红书属性的元宇宙世界,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积累。


真人偶像易塌房,虚拟偶像难破圈。从行业层面,元宇宙圈虽然无法复刻娱乐圈的辉煌,但相同的二八效应已开始显露,流量与商业化合作已大幅度向S级虚拟偶性倾斜,对新偶像、新内容的拉动力不足,偶然性较强,同时缺乏跨行业共振合作,商业模式战略有待创新与迭代。对个体而言,大批新生的虚拟偶像没有找到新的内容创作方向,在较为封闭的圈层中逐渐内耗,投入产出比正在逐渐下降。当然,“20后”的虚拟偶像们,属于人类社会的新秀,虽崛起不足但潜力无限,随着AI相关技术的持续发展,顺应时代浪潮的虚拟偶像们,未来可期。


以上是“AI虚拟偶像研究室”第二期虚拟偶像研究报告的节选内容,完整报告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获取。“AI虚拟偶像研究室”由数说故事与中山大学品牌战略研究中心联合成立,基于数说故事丰富海量的互联网数据,前沿的AI算法技术优势,与中山大学品牌战略研究中心的理论研究相结合,围绕虚拟偶像行业现状、发展趋势、目标受众、营销价值、内容运营等课题展开研究,目前已产出两期的研究成果,第一期报告内容请点下方阅读。

◎更多阅读:你的虚拟爱豆们,还能火多久?


码上获取完整版报告



微信扫描二维码

微博扫描二维码